更没有没收任何赌资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

  南国都市报9月17日讯(记者聂元剑 姚传伟)近日,一位自称儋州市大成镇一村委会干部的王先生,多次拨打本报热线举报称,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赌博成灾。记者到赌场暗访后拨打110报警。大成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抓赌时,眼睁睁看着赌客将赌资带走,整个查处过程只是掀翻了几张赌桌。王先生说:“派出所如此抓赌,在群众中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。很多村民都说:报警抓赌不仅抓不了赌,反而会给自己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。”

  自称是大成镇一村委会干部的王先生(应本人要求化名)多次向本报热线举报称,儋州严厉打击设赌聚赌行为,一些赌博窝点为躲避打击,全部“躲”到了较偏僻的地方儋州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。该村现在赌博成灾,不少人被引诱到这里参赌后,输光了钱财。经常有赌客的妻子或儿女跑到赌博点来找丈夫或父亲,赌博害得一些家庭妻离子散。

  9月15日中午1点多,记者赶到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。王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有5个赌博点聚集在小小的巴黎村内。5个赌博点都是以猜赌码的形式进行赌博,采用的工具极为简单,只有一张桌子和数百粒钮扣大小的赌码。每局就是猜赌码上的数字:1或2或3或4等。每次每人下注最少50元,多的达数千元。赌博点有专门人员从那大等地把赌客接到这里,赌完后再把这些人送回去。每晚接送赌客的小汽车有20多辆。一个赌博点一年能赚100万元。

  王先生还介绍,这5个赌博点藏在两家民宅的大院内,一家大院内有2个赌博点,另一家有3个。这些赌博点一天分两个时段开赌,一个是中午1点多至下午6点;一个是晚上8点多至第二天早上。

  “现在全省都在严厉打击赌博行为,为何巴黎村的赌博点没人管?你们向公安部门举报了吗?”记者问。“我们向公安部门多次举报,但没什么效果。民警走了他们接着赌。最近一次,我向有关部门举报后,电话号码还泄露了,有人打电话来责怪我、威胁我,我怕得要死。”王先生说。

  王先生告诉记者,在村里设赌的老板是村长从外面请来的。他以村集体的名义向5个赌博点每月各收取2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费用。与此同时,这位村长还要向这些赌博点收取50元/人的“个人税”,5个摊点每天还要向他个人缴纳250元。

  9月15日下午2点,记者在王先生的指引下,来到巴黎村的赌博点。王先生介绍,下午开始的赌博,参与的人不会太多,参赌金额也不大,记者长得不像儋州本地人,容易引起设赌人员怀疑。因此,他要求记者拍照要小心,如果不参赌,就不能在现场逗留太久。

  记者在赌博点看到,5个窝点相隔很近,下午来这里参赌的有200多人,主要集中在4个赌桌上。每个赌桌都是在猜数字赌码。参赌的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一些60多岁的阿公阿婆也在下注。虽然赌博工具极为简单,就是一张大桌子加上数百颗钮扣大小的赌码,但每张赌桌上下注的金额却很大。一般情况下,赌客下注最少的50元,大多数人押数百元,也有不少人一局押数千元。

  观看现场兑奖还不够,王先生的弟弟又参观起了旗舰店,看着满墙的照片,一个劲地和工作人员聊了起来。“以前不相信,现在亲自接触了,感觉还是蛮真实可信的。”工作人员向他介绍了湖南省体彩中心每年都会组织的“北京看开奖”活动,现场看开奖,实实在在感受体育彩票的公信力。王先生和弟弟纷纷表示,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参加这种活动,感受一下现场开奖的气氛。

  虽然每局下注的赌客比较多,但设赌人员对每个赌客下多少注、赌什么码都记得清清楚楚,结帐时分毫不差地结给每一个人。

  伴随终极预告发布的还有一款“真假桃花源”版终极海报。海报以粉蓝色调为主,桃林漫山遍野,静谧祥和,宛如世外桃源。舒淇、王千源、张孝全、曾志伟、杨祐宁、林美秀置身于桃源中,似乎过着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,但他们却被从天而降的红线捆绑,动作僵硬、眼神呆滞,状若“提线木偶”。“忘忧”之后的世界究竟是真是假?忘记过去真的快乐吗?那个没有忧愁、与世无争的桃花源真的存在吗?健忘村是一个没有忧愁的童话还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骗局?大年初一,让我们走进健忘村一探究竟。

  晚上8点多后,赌博点进入高峰期,赌客越来越多。记者大概算了算有三、四百人,这些人主要集中在3个赌桌上,下注金额明显比下午多了很多,不少赌客拿着一大扎百元钞票在桌上下注,输赢数千元甚至上万元。

  经过7个小时暗访后,王先生带记者来到与赌博点相距不远的儋州市公安局西庆派出所。王先生说:“虽然赌博点所在地属大成派出所管辖(大成派出所离赌博点有数公里),但西庆派出所与赌博点的距离不到400米。这里的赌场名气很大,参赌人员也很多,难道西庆派出所民警不知道吗?设赌聚赌是违法行为,举报和打击赌博人人有责,这里的民警为何不去管一管呢?”

  在充分取得赌场设赌聚赌证据后,记者9月15日晚9点10分向儋州110报警,并称:“我们现在就在赌场附近,请赶来的民警与我们联系,我们愿意带路。”110接警人员接到电话后,立即通知了大成派出所民警。派出所民警10分钟后与记者取得了联系。

  民警听记者讲述巴黎村赌博点的具体位置后说:“我们知道这些赌博点的具体位置,前不久刚查处了,想不到他们晚上又偷偷地开了。”记者告诉民警,这些赌博点不仅仅是晚上开,9月15日下午1点至6点都在“营业”。

  记者在赌博点外等接警民警赶到现场。民警开着警车过来后,2个赌桌上的设赌人员及赌客,拿了自己的钱全部离开赌桌,然后站在旁边看民警查赌。民警过去掀翻赌桌,没有抓任何设赌或参赌人员,更没有没收任何赌资。

  随后,记者提醒民警继续查处相隔不远的3个赌博点。记者与民警赶到时,这些赌博点还在赌。设赌人员看到记者与警察来后,不慌不忙地关灯,把赌桌上的钱收起来离开赌桌,也站在旁边“看热闹”。这回,民警还是称没能抓到任何参赌或设赌人员,只是掀翻设赌的桌子。

  事后,民警对记者说:“派出所已多次接到群众举报,多次来查处这里的赌博点。15日晚接警赶到现场后,没能抓到任何参赌人员,也没有查到任何赌资。”

  王先生在现场目睹了民警抓赌的全过程,他对记者说:“抓赌不抓设赌和参赌人员,不没收赌资,就掀翻几张桌子,有什么用?”

  南国都市报9月17日讯(记者聂元剑 姚传伟)近日,一位自称儋州市大成镇一村委会干部的王先生,多次拨打本报热线举报称,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赌博成灾。记者到赌场暗访后拨打110报警。大成派出所民警赶赴现场抓赌时,眼睁睁看着赌客将赌资带走,整个查处过程只是掀翻了几张赌桌。王先生说:“派出所如此抓赌,在群众中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。很多村民都说:报警抓赌不仅抓不了赌,反而会给自己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。”

  自称是大成镇一村委会干部的王先生(应本人要求化名)多次向本报热线举报称,儋州严厉打击设赌聚赌行为,一些赌博窝点为躲避打击,全部“躲”到了较偏僻的地方儋州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。该村现在赌博成灾,不少人被引诱到这里参赌后,输光了钱财。经常有赌客的妻子或儿女跑到赌博点来找丈夫或父亲,赌博害得一些家庭妻离子散。

  9月15日中午1点多,记者赶到大成镇大星村委会巴黎村。王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有5个赌博点聚集在小小的巴黎村内。5个赌博点都是以猜赌码的形式进行赌博,采用的工具极为简单,只有一张桌子和数百粒钮扣大小的赌码。每局就是猜赌码上的数字:1或2或3或4等。每次每人下注最少50元,多的达数千元。赌博点有专门人员从那大等地把赌客接到这里,赌完后再把这些人送回去。每晚接送赌客的小汽车有20多辆。一个赌博点一年能赚100万元。

  王先生还介绍,这5个赌博点藏在两家民宅的大院内,一家大院内有2个赌博点,另一家有3个。这些赌博点一天分两个时段开赌,一个是中午1点多至下午6点;一个是晚上8点多至第二天早上。

  “现在全省都在严厉打击赌博行为,为何巴黎村的赌博点没人管?你们向公安部门举报了吗?”记者问。“我们向公安部门多次举报,但没什么效果。民警走了他们接着赌。最近一次,我向有关部门举报后,电话号码还泄露了,有人打电话来责怪我、威胁我,我怕得要死。”王先生说。

  王先生告诉记者,在村里设赌的老板是村长从外面请来的。他以村集体的名义向5个赌博点每月各收取2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费用。与此同时,这位村长还要向这些赌博点收取50元/人的“个人税”,5个摊点每天还要向他个人缴纳250元。

  9月15日下午2点,记者在王先生的指引下,来到巴黎村的赌博点。王先生介绍,下午开始的赌博,参与的人不会太多,参赌金额也不大,记者长得不像儋州本地人,容易引起设赌人员怀疑。因此,他要求记者拍照要小心,如果不参赌,就不能在现场逗留太久。

  记者在赌博点看到,5个窝点相隔很近,下午来这里参赌的有200多人,主要集中在4个赌桌上。每个赌桌都是在猜数字赌码。参赌的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一些60多岁的阿公阿婆也在下注。虽然赌博工具极为简单,就是一张大桌子加上数百颗钮扣大小的赌码,但每张赌桌上下注的金额却很大。一般情况下,赌客下注最少的50元,大多数人押数百元,也有不少人一局押数千元。

  观看现场兑奖还不够,王先生的弟弟又参观起了旗舰店,看着满墙的照片,一个劲地和工作人员聊了起来。“以前不相信,现在亲自接触了,感觉还是蛮真实可信的。”工作人员向他介绍了湖南省体彩中心每年都会组织的“北京看开奖”活动,现场看开奖,实实在在感受体育彩票的公信力。王先生和弟弟纷纷表示,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参加这种活动,感受一下现场开奖的气氛。

  虽然每局下注的赌客比较多,但设赌人员对每个赌客下多少注、赌什么码都记得清清楚楚,结帐时分毫不差地结给每一个人。

  伴随终极预告发布的还有一款“真假桃花源”版终极海报。海报以粉蓝色调为主,桃林漫山遍野,静谧祥和,宛如世外桃源。舒淇、王千源、张孝全、曾志伟、杨祐宁、林美秀置身于桃源中,似乎过着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,但他们却被从天而降的红线捆绑,动作僵硬、眼神呆滞,状若“提线木偶”。“忘忧”之后的世界究竟是真是假?忘记过去真的快乐吗?那个没有忧愁、与世无争的桃花源真的存在吗?健忘村是一个没有忧愁的童话还是一个处心积虑的骗局?大年初一,让我们走进健忘村一探究竟。

  晚上8点多后,赌博点进入高峰期,赌客越来越多。记者大概算了算有三、四百人,这些人主要集中在3个赌桌上,下注金额明显比下午多了很多,不少赌客拿着一大扎百元钞票在桌上下注,输赢数千元甚至上万元。

  经过7个小时暗访后,王先生带记者来到与赌博点相距不远的儋州市公安局西庆派出所。王先生说:“虽然赌博点所在地属大成派出所管辖(大成派出所离赌博点有数公里),但西庆派出所与赌博点的距离不到400米。这里的赌场名气很大,参赌人员也很多,难道西庆派出所民警不知道吗?设赌聚赌是违法行为,举报和打击赌博人人有责,这里的民警为何不去管一管呢?”

  在充分取得赌场设赌聚赌证据后,记者9月15日晚9点10分向儋州110报警,并称:“我们现在就在赌场附近,请赶来的民警与我们联系,我们愿意带路。”110接警人员接到电话后,立即通知了大成派出所民警。派出所民警10分钟后与记者取得了联系。

  民警听记者讲述巴黎村赌博点的具体位置后说:“我们知道这些赌博点的具体位置,前不久刚查处了,想不到他们晚上又偷偷地开了。”记者告诉民警,这些赌博点不仅仅是晚上开,9月15日下午1点至6点都在“营业”。

  记者在赌博点外等接警民警赶到现场。民警开着警车过来后,2个赌桌上的设赌人员及赌客,拿了自己的钱全部离开赌桌,然后站在旁边看民警查赌。民警过去掀翻赌桌,没有抓任何设赌或参赌人员,更没有没收任何赌资。

  随后,记者提醒民警继续查处相隔不远的3个赌博点。记者与民警赶到时,这些赌博点还在赌。设赌人员看到记者与警察来后,不慌不忙地关灯,把赌桌上的钱收起来离开赌桌,也站在旁边“看热闹”。这回,民警还是称没能抓到任何参赌或设赌人员,只是掀翻设赌的桌子。

  事后,民警对记者说:“派出所已多次接到群众举报,多次来查处这里的赌博点。15日晚接警赶到现场后,没能抓到任何参赌人员,也没有查到任何赌资。”

  王先生在现场目睹了民警抓赌的全过程,他对记者说:“抓赌不抓设赌和参赌人员,不没收赌资,就掀翻几张桌子,有什么用?”

文章关键字:用手机赌博可以查到吗

所属于栏目:mgm赌博网址

上一篇:郭某于今年6月份开始在杭锦旗摆放无人自动售烟   下一篇:事发后陆良县委、政府立即启动社会联动应急工

影像馆

pix pix pix pix pix pix

友情链接